神吐槽:孙杨和宁泽涛掉到水里 你们先救谁

时间:2016-08-25 来源:互联网 分享
 

  话说昨天小巴看奥运男子400米自由泳决赛呢,就差了0.13秒,孙杨获得银牌,虽然小巴觉得有点遗憾,但还是很为孙杨骄傲的,能进决赛的都不容易嘛。

  不过在赛后采访时,获得冠军的澳洲选手霍顿竟然把孙杨叫做“嗑药的骗子“,说他只是个药检呈阳性的人,不足以和自己相提并论。

 

  “嗑药”?!我们正大光明比赛,尿检也没有问题,哪只眼睛看见我们嗑药了?!

 

  霍顿说孙杨服用兴奋剂,突然让我想起了郭德纲说于大夫检查兴奋剂的段子,看来这位霍大夫也为孙杨亲口尿检过。

  (没想到你还是位空口验尿的奇才,还为孙杨亲口尿检过兴奋剂

 

  霍顿说,孙杨曾经因为药检不合格曾经被禁赛过3个月,我这么说没有错。

  曾经?!

  你说的是这次吗?

 

  三年前,澳大利亚游泳队曾经公开承认集体服用违禁药物。参加了伦敦奥运会游泳比赛男子4×100米的澳大利亚接力队成员公开承认,奥运会前夕,他们曾在曼彻斯特训练营期间服用过类似于镇静剂的药物,这种药物是被澳大利亚奥委会明令禁止的。

  此后,澳大利亚泳协发生了大变革,不但泳协官员下课,总教练也换了人。

  (你不和药检阳性的人说话,那你不要和所有澳大利亚游泳队员说话啊……

 

  而所谓的孙杨服用禁药,只是为了治疗心脏病服用的“万爽力”,国际泳联也承认这属于误服,早就是盖棺定论的事实,事后霍顿承认,自己这么说是为了故意扰乱孙杨。

 

  就赢了0.13秒,丑闻不断的土澳游泳队也赶来挑衅,你知道孙杨微博粉丝数有2700万,比你们土澳人口加起来还多吗?(分分钟拿表情包淹没你)

 

  说回兴奋剂问题,俗话说“查出来的是兴奋剂,查不出来的是高科技”。 曾经全世界都在卯足了劲试用各种兴奋剂。美国田径教练Harold Connolly说,在1973年,几乎所有我知道的田径运动员都在吃药。

 

  上世纪70年代,东德强迫运动员服用一种蓝色药丸,还骗大家这是维生素(其实是人工激素),服用后男生胸部开始发育,女生都长出了胡须……

  80年代至90年代期间,美国服用禁药的现象非常严重,服用兴奋剂的运动员出现在各个国际赛事的领奖台。如果说俄罗斯的药检丑闻是举国体制,那当时美国也是政府在鼓励运动员使用禁药。

  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田径运动员卡尔·刘易斯在2003年承认,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上,他三次尿检都呈阳性,但是奥组委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他说,当年大家都一样,违规的不止他一个人。

 

  《橘县纪事报》曝光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至少34名美国田径运动员在尿检中呈阳性,但他们照常参赛,甚至还获得了奖牌。

  田径运动教练Pat Connelly揭露,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20名美国女运动员“可能“在比赛前使用了雄性激素。

 

  虽然WADA不断更新禁药名单,但是尿检从来都不是最有效的反兴奋剂手段,历史上每段兴奋剂丑闻的曝光,都伴随着知情人揭发。随着技术的进步,兴奋剂技术越来越发达,公平也越来越难确保。

  根据国际奥组委最新数据显示,在对伦敦和北京奥运会的运动员进行二次检测后,至少有100名运动员的尿检呈阳性。

  比如穿鲨鱼皮泳衣的菲尔普斯和穿粉色泳裤的孙杨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吗?

  (现在国际泳联已经禁穿泳衣了)

 

  只能说,在体育里,没有谁是干净的。

 

  而我们现在熟悉的国际反兴奋剂组织(WADA)直到1999年才正式成立。就是这个组织揭开了俄罗斯兴奋剂丑闻,让战斗民族在里约被黑得很惨,开幕式上还被观众嘘(你们就不怕出门被打吗?)。

 

  但是普京大帝一直坚定地表示:这是西方势力的阴谋。

 

  研发兴奋剂成本不低,而且还有被惩罚的风险,为什么大家还是孤注一掷不愿放手呢?

  原因只有一个,体育商业化背后巨大的经济利益。

  电视出现后,体育选手开始成为体育明星,体育赛事逐渐被金钱操控。观众渴望看到更多精彩的比赛、更加梦幻的团队、更高更快更强的运动选手。支持运动员比赛的机构就需要拼尽全力提高运动员的运动水平,在美国是俱乐部,在苏联则是政府。

  (你绝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竞选曝高官贪污丑闻,奥运背后的金钱交易第一次暴露。举办一次奥运会需要巨额经济投入,很多城市已经负担不起,很多国家的民众非常不情愿看到公共财政被浪费在赛事举办上。

 

  都说政治不应该干预体育,但是小巴觉得,正因为奥运会世界杯不是谈政治的场合,所以它们才是谈论政治的最佳场合。

  【提问巴】

  迷妹们,孙杨和宁泽涛掉到水里,你们会先救谁?(我闪了,怕被迷妹们打死)

 

  (